Butchered Bacon

9/18後續追蹤更新:http://goo.gl/s4jfd


最近無意間同學傳來一篇文章,標題非常聳動,文章的標題是「清大畢業生為何淪為澳洲屠夫」。這就是先前提到媒體厲害且高段的操作手法之一(http://vmja2004.pixnet.net/blog/post/9267602),先不論文章的內容為何,光靠這兩種巨大的反差角色就了吊足許多人胃口,鮮少人能抗拒細讀其中的內容。想當然爾這篇文章肯定會在網路上引發熱烈的討論,更是各家筆仗的戰場。


正巧在FT中文網的專欄中,發現到一篇有意思的短文和相關討論(短文連結:替人開車比替人排隊高貴?http://big5.ftchinese.com/story/001033964)。在閱讀這篇文章後,正當在思考文章給我的啟發時,巧妙地聯想到這兩篇文章背後爭論的問題點之關連性,以及相似的問題本質。雖然說國情不同、身份不同,況且情境也不相同,乍看之下兩者實在沒有什麼交集,一個是比較和分析工作是否有貴賤之別,另一篇則是一位清大畢業生在抒發海外工作艱辛的抑鬱之情。兩篇文章引發的爭論多數都是情緒化或非理性的抒發,缺乏客觀、理性的思考判斷,未探究造成爭議的背後根本問題為何?

工作理應無高下貴賤之分,只有自由選擇的決定

在討論排隊的文章評論中,有網友說:「比較起來,老闆叫員工排隊還可接受一些;富人雇窮人排隊是對社會底線的踐踏」。如果我們把老闆比喻成台灣老闆,富人比喻成澳洲雇主,排隊這個行為可看成一份工作,清大畢業生則扮演排隊的員工和排隊的窮人兩種角色。在這樣的情境下,所有參與者都有一個基本的權利:「自由選擇」。

在上述的2種情境下,為何多數人認為清大畢業生替台灣老闆賣命工作反而比較可以接受呢?因為在台灣員工被壓榨、被佔便宜是稀鬆平常之事,加上在自己長期生活、熟悉的地方,而且至少是從事所學的相關工作,所以比較能夠接受!可能清大畢業生也認為在台灣從事理專的工作相對比較公平、合理,但在澳洲當屠夫這樣工作就難以接受,這樣的情緒反應似乎有那麼一點不合邏輯。

清大畢業生在台灣是為了工作而出賣時間和健康,去澳洲同樣也是為了工作,出賣勞力和犧牲家庭與朋友,同樣都是「工作」並有薪水可領,且沒有違背其自由意志的情況下,甘願做的選擇。那為何偏偏去澳洲當屠夫,就如此難接受呢?其實這就是目前部分台灣勞工或年輕草莓族普遍存在的歧視性問題,自己把工作類別區分高低貴賤。坐在辦公室或在咖啡店、精品店裡吹冷氣的工作,就顯得比較高雅且輕鬆;在外面日曬雨淋或是工廠內手黑衣髒的工作,感覺都比較低俗,身份也變得卑微。

這位清大畢業生也是如此,他可能認為自己頂著名校光環,憑藉著豐富的學識,「應該」可以找到一份「不錯」的工作 。但環境是現實的,過多的供給只會造成價格的下滑,這點他應該比很多人都清楚(按:是位清大經濟系的高材生)。輕鬆、舒適的工作環境和內容是所有理性員工夢寐以求的目標,但分工的社會本來就需要各行各業的人,一定少不了做苦力工作的人。但也絕對不是自命清高,鄙視在舒適、輕鬆環境下工作的人。重點在於「不要覺得自己為別人開車就比較高尚,替人排隊就是低賤。」

何況,去澳洲當屠夫或留在台灣打拚都是該作者的自由選擇。他選擇了短期創富的途徑,相對地就必須接受惡劣的工作環境和付出相關的代價。這是公平的,沒有什麼不合理!如果說嫌屠宰場的工作內容是骯髒、低級的,那為了錢而去屠宰場工作的動機且不更低俗?回想傳統農業社會,自給自足、好不快活;現代社會的價值觀多數都被物慾所束縛,為了滿足物質需求,追求本來就不需要或不屬於你的財富,何苦呢?反璞歸真,永遠是人生長遠發展的王道。

若這位清大畢業生能夠改變思維,換個角度去思考,好好利用這次澳洲打工的歷練,仔細思索這段工作過程、人生經歷中,可以給自己在未來的工作及生活裡有什麼樣的助益。轉個念頭,停止哀聲嘆氣!透過這些閱歷,正確地認清自己的人生價值觀,相信這趟旅程絕對值回票價,讓他的一生受用不盡!

何況也藉此導正一件事情,還是要談到媒體治國、誤國!有沒有人仔細想過,在媒體操作如此聳動的標題背後,會不會只是一個特例--恰巧一個懷才不遇的清大高材生去了澳洲當屠夫。他的動機是為了還30萬的債務,還是想迅速撈一筆財富,或者是另有其他目的。總之,台灣許多媒體除了只報導觀眾、讀者想看的內容外,更加油添醋、搧風點火。為了衝高收視率,不惜以偏頗或特定角度報導,搧動讀者的情緒,也讓讀者失去了理性的判斷。

下面附上網路上的其他觀點:~~你是不是不小心從「財富」的觀點去評斷

好學生的時代結束了:年輕人要作弊,才有未來!

澳洲打工度假之~寶傑,你沒來過你在激動什麼??

我也在澳洲/1人的經驗 不代表14000人

台灣沒「錢」途 年輕人出走是警訊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老王悟語

老王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賢哥不錯
  • 大學時代
    寒假曾經到工地打工(搬鷹架),為了體驗工人的辛苦
    暑假曾經當過農夫(幫忙搬稻穀),體驗農夫的耕作辛勞
    曾在泡沫紅茶店打工(手指都被凍傷了),為了瞭解餐廳的經營流程
    長期在加油站打工(每天站五個小時),為了賺取生活費
    也曾當家教打工,結果發現當家教的投資報酬率最高
    後來大四開始發憤圖強,從很爛的私立大學考上第一志願
    每一份工作都增添了成長的體驗,也都留下很美好的回憶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